一水竹陌

吃了我的糖就是我的人了♪

【楚路】苹果与歌与烟花


°悄悄撒把糖。虽然有点晚!但还是赶上了一句圣诞快乐(๑•̀ㅂ•́)و


【楚路】苹果与歌与烟花


>>>>>01


“……所以今年由学生会出资,自制烟花用于庆祝圣诞。具体预算已经在策划案里给出。”

路明非正在会议桌下翻着《东瀛斩龙传》的手一顿,一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:“学生会出资做什么?”

“庆祝圣诞。”伊莎贝尔在一旁尽职尽责地重复了一遍宣传部部长的话,“新生们对第一届‘DIY圣诞’活动表现出了极大期待,副校长也给予了大力支持。”

“不不不我是说庆祝圣诞前面那几个字。”路明非指节敲了敲桌面,不确定道,“虽然DIY行为很值得鼓励但我似乎听到了在违法的边缘试探的声音……”

“主席您请看!”宣传部部长一溜小跑到他面前站定,殷勤地献上文件。

路明非顶着一众期待的眼神,不动声色地打开策划案,入眼的首先是几个花里胡哨的大字——

“圣诞狂欢你来定!一夜激情暖人心!”

措辞夸张得像某种塞进宾馆门缝的小广告。

路明非盯着那行POP字体沉默了片刻,妥协似地翻过冠冕堂皇的活动目的及意义,视线最终停在经费预算上:

“草酸钠10吨。硝酸锶10吨。铝粉等金属粉末15吨。硝化甘油15吨……”

“……”感觉能判无期。

他深吸一口气,无视了部长们的疯狂暗示,以学生会主席稳重可靠的姿态冷静道:“我现在有点怀疑,学生会被装备部的势力渗透了。”

后勤部部长热切地点头:“没错,这正是与装备部兄弟们联合提出的策划案,走他们的特殊渠道不必担心非法。”

伊莎贝尔适时地汇报年度工作进展:“舞蹈团与装备部的关系在近几次联谊中突飞猛进,如果能趁此拿下‘自由一日’的赞助,学生会将开辟更广阔的发展道路。”

财务部部长举手:“财务委员会一致认为该方案经费可行。此外,我相信这样的活动能提高部门间的凝聚力。”

他们互相对视一眼,全体起立,目光灼灼:“请主席批准!”

>>>>>02

“大概经过就是这样。”路明非站在诺顿馆的落地窗前,一手接电话,另一只手抬起,在糊了一层雾气的玻璃上画了个圈。他看了眼花园里嘻嘻哈哈打雪仗的低年级生,感慨道,“我们当年怎么就没这么闹腾呢。”

电话那头的人不知说了句什么,路明非笑道:“不批准能怎样,毕竟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啊。”

他转身背向着落地窗,自然而然地唠嗑起来:“你不知道那群新生简直唯恐天下不乱,部长们也不是省油的灯——登山部就算了,连滑雪部也跟着凑热闹,是想研究烟花爆炸对雪崩的影响吗?!对了师兄,他们还考虑干翻狮心会,‘趁着楚子航师兄出差,先下手为强’。你这个前会长记得提醒一下成员啊。”

说话间,诺顿馆的大门开了,卷进一阵带着纷扬雪花的风。壁炉里的火焰跳动了一下,发出噼啪声响,几个部长吆喝着扛进一棵巨大的圣诞树,正兴奋地讨论着什么。

电话那端的声音被喧闹掩盖,只隐约辨认出一句低低的、带着笑意的“假公济私”。

“不,这叫合理利用资源。”路主席在学生会骨干们面前四平八稳地揭过了自己通风报信的行为。

他靠着往年圣诞的印象,胡乱地指挥起诺顿馆的布置。真不怪他业务不熟练,这种觥筹交错的舞会多半由恺撒操刀,要说自己,只有蹲在角落挑苹果的心得。

他想起有年圣诞夜也下着小雪。

那时他守着苹果箱子翻捡得正欢,一颗红苹果突然出现在眼前。托着苹果的手骨节分明,而手的主人正沉默地看着他。

狮心会会长出现在学生会舞会某一不起眼的角落,这一场景实在透着一股砸场子的诡异。虽然路明非万分好奇他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这里,但还是赶忙从圣诞树上拆了一顶圣诞帽,二话不说罩在楚子航头上,拉着他飞奔出馆,远离新闻部捕捉头条的相机。

“挑选苹果的关键在品相。”被问及为什么会出现,狮心会会长如是说。

合着只是为了教他挑苹果。

他们像二傻一般在雪地里漫无目的地闲逛,路明非一脚一个坑,欢快无比地哼着五音不全的歌,楚子航和他并肩走着,略微放慢了脚步。

“single dog,single dog,single all the day♪ ”

他们并没有来得及欣赏灯火通明的圣诞夜景,因为卡塞尔总闸跳了——跳闸原因至今都是卡塞尔不可思议之首,只能归结于功率过高或者守夜人赠送的圣诞小惊喜。

身前身后安静的黑暗,小小的掌心焰,围住两个人的围巾,雪地上留下的并排的脚印。

一人一半的苹果,还有因突然的表白戛然而止的单身狗的歌,愉快的尾调为圣诞加上了一个小小的脚注。

这么一算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,最近几年则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错开。

路明非回过神,一边贴着手机继续絮絮叨叨,一边从后勤部部长派分的箱子里挑了个苹果啃。

“哎师兄。”他突然说,“隔着这么远,你唱首圣诞歌呗。”

“……”

对面似乎做了很大的思想斗争,路明非憋着笑,耐心地等待着。

“jingle bells……”

是熟悉的音色。路明非还没来得及笑,就听到装备部方向一声巨响,随之传来一阵地动山摇。

“路明非?”楚子航停下来,问了一句。

“得,多半是自制的烟花爆炸了。”路明非无奈地叹道。

>>>>>03

他一脸惨不忍睹,将装备部的两个大兄弟拉出焦黑的实验室。

“你们这是……”

“事实证明自制烟花是很成功的,而且威力是普通烟花的三倍。”其中一人抬起头,炭黑的面孔不掩眼中求知的光芒,“刚才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——”

“——TNT多加了一倍。”另一人擦了擦无框眼镜,理性地分析总结,“还是要感谢学生会与狮心会共同出资,让我们有试验最佳配方的机会。”

“……狮心会?”

一直没有挂断的电话那端响起略带迟疑的声音:“装备部购入药剂主要为了火药改进。是我提议让他们拿出一小部分制作烟花,被学生会发展成了DIY圣诞活动。”

“想送给你的自制烟花。”

十分直白简洁的话,当然无视原材料管制这一点,感动的效果可能会更好。

路明非握紧了手机。也许是通话时间久了,手心里有温热的暖意。

他笑着说:“师兄啊,烟花有了——那驯鹿和圣诞老人呢?”

“叮”的一声,新的短信提示音。

那是一张驯鹿的照片,有浅色的皮毛和分枝繁复的大角,身后是一望无际的皑皑冰原。

“这是执行地东格陵兰岛的驯鹿。”

“圣诞老人在赶来的路上。”

>>>>>04

午夜的烟花炸起的时候,路明非侧耳细听,有铃儿响叮当的调子由远及近,在纷扬的细雪里化作绵长的祝福。

那人也如他所哼的歌一般,一步步向他走来,从容且沉静。

一颗红苹果。

一个带着风雪的拥抱。

一句圣诞快乐。

—FIN—

评论(21)

热度(658)